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谭碧松的博客

烟 酒 茶 女人与诗

 
 
 

日志

 
 
关于我

《自嘲》 左手教书, 右手写诗。 泠眼观苍海, 潮涨潮落, 心若止水。 一支粉笔, 破译真善美, 解析假丑恶。 一杯清茶, 品味悲欢离合。 一支香烟, 吞吐日月星辰。

网易考拉推荐
 
 

腊月二十八打糍粑【散文】  

2011-12-27 22:10:2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家乡武陵山腹地流传一首儿歌:“腊月二十八,又打糍粑又浇蜡。”腊月里,武陵山银装素裹,玉树琼枝。这天,走进我们土家山寨,你会欣赏到一曲由打糍粑的棒槌声和山民们的欢声笑语交织而成的“农家乐”。你会感受到浓浓的年味。

天刚麻麻亮,阿爸阿妈阿哥阿嫂们就起了床,忙得不亦乐乎。阿妈擦灶洗锅,阿嫂擦桌刷甑子,阿爸劈柴生火,阿哥修粑槌洗粑窠,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吃罢早饭,阿爸不断地往灶膛里添柴,赤色的火舌舔着锅底,用不了多大功夫,大锅里沸水翻滚。阿爸乐呵呵地高声叫道:“下糯米啰。”阿妈笑盈盈应声:“来啰。”将淘洗银白亮的糯米倒入大锅内的甑子中。阿爸继续加旺火,一会儿,甑子里飘出一股糯米甜甜的馨香味,溢出木屋外,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这时,阿哥站在台阶扯着嗓子喊:“开槌啰!”话音刚落,人们纷纷从屋里钻出来,集聚在院子里。于是,阿妈把热气腾腾的油浸浸的糯米倾进粑窠。两个阿哥高举粑槌,手中的粑槌你上我下地捣捶起来,拉开了今年打糍粑的序幕。

大家都忙碌起来,阿哥俩先是将倾进粑窠的糯米擂细,使之粘连成一个整体,两把粑槌顶撞在一起,一送一推,恰如两头牯牛打架时的交织状态。然后才开打,左一槌,右一槌,翻过来,覆过去,反复捶打,一边打一边围绕着粑窠移步转圈。糍粑肉粘着粑槌,扯得长长的,软绵绵,晶莹剔透,白绸一段。糍粑肉打好以后,阿嫂阿妹把糍粑肉从粑窠捞到放桌上,魔术似地捏出大小均匀的小米肉团,在方桌面摆放整齐,再用另一张方桌压在米肉团上,压扁成饼。待糍粑定型后,揭开方桌,每五个一叠叠好。这边阿嫂阿妹们刚叠好粑饼,那边的阿哥们又打好糍粑肉催促起来,你追我赶,不得一点空闲。

打糍粑看似轻松,实则是一项繁重的体力劳动。往往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膀子疼。我从阿哥的手中接过粑槌打了起来,没过多久,就累得大汗淋漓,乱了分寸,被乡亲们们奚落了一顿,只靠边站,干一些递烟沏茶的杂活了。但是,阿哥们,却干得很轻松似得,练声洋溢着幸福喜悦的笑容,他们一边打着糍粑,一边说着笑话逗趣寻乐。你一言,我一语,妙语连珠,妙趣横生。不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笑得那么欢畅,那么甜美。还有那一群娃娃们,他们更快乐,个个穿得花枝招展,钻进穿出,拍着小手,唱着儿歌。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温馨中。

夜幕降临 ,明亮的电灯光照得土家山寨如同白昼。大雪纷纷扬扬地飘洒着,打糍粑的战火如火如荼,家家户户,热火朝天。他们累了,倒在沙发上,抽一支香烟,看一段电视剧;他们饿了,喝一碗油茶汤,吃几个刚出窠的糍粑。然后又继续战斗,精神更饱满,斗志更昂扬。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