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谭碧松的博客

烟 酒 茶 女人与诗

 
 
 

日志

 
 
关于我

《自嘲》 左手教书, 右手写诗。 泠眼观苍海, 潮涨潮落, 心若止水。 一支粉笔, 破译真善美, 解析假丑恶。 一杯清茶, 品味悲欢离合。 一支香烟, 吞吐日月星辰。

网易考拉推荐

丹桂飘香【原创短篇小说】  

2010-10-09 22:24:5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所乡村小学,静静地卧在武陵山深处的褶皱里。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名字,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从这里到石云镇要翻过两匹大山,走四十公里的山路,从石云镇上再到县城相距九十公里。有一条简易的盘山公路相通,每天一趟班车往返于镇上和县城之间。

小学的门前一条清清亮亮的山溪,从高山峡谷而来,向高山峡谷逶迤而去。山溪两岸各居住着一个土家山寨,吊脚楼依山而建,掩映于绿树丛中,偶尔露出房屋的檐角,好似在倾听大山的宁静,又好似在翘望是否有山外的人来到山寨。左岸为罗家寨,右岸为吴家寨,两寨鸡犬相闻,隔溪相望,一座石拱桥架于山溪上,将两个山寨紧紧地连接在一起。两家山寨互为婚姻,罗家的媳妇是吴家的女子,吴家的婆婆又是罗家的姑姑。两寨关系和睦而融洽。

小学坐落在左岸的罗家寨。

学校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丹桂坪小学。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是木质结构的房屋,长五间,两间教室,两间教师宿舍兼办公室,一间用作厨房。由于建房的年代久远,加之山中的湿气大,有的柱子和板壁已经开始朽烂。教室前一块土操场,铺了一层河沙和石灰合成的混泥土,晴天孩子们在操场上活动,不会扬起尘土,刮风下雨飘雪的天气,也不至于泥泞满地,打扫得干干净净。操场的前方,是一方旗台,上空,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校园内有一颗郁郁葱葱的桂花树,每当到了八月,桂花开得十分的热闹,米黄的小花,星星点点,密密麻麻,点缀在绿丛之中,如蔚蓝的夜空密布的繁星,散发出浓郁的馨香,扑鼻而来,飘进教室,和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飘进深深的山谷。

树下是一个园圃,园中种植山里的花卉,有映山红、山茶花、樱桃花;有芍药、牡丹、鸡冠花;还有各种兰草。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正在浇灌,左手提着一桶纯净的山泉水,右手拿着一把木瓢,穿一件素净的白花衬衣,身材苗条,一缕夕阳斜射园中,把姑娘的身影剪裁得更加亭亭玉立,如一株丹桂,很美。

虽然早上学生浇灌了一次,但是,放学以后,吃过晚饭,收拾停当,她还是来到了园圃,她太喜欢这些花了。从前是阿妈管理园圃,照料园中的花草,自从她回来以后,就全面接替了阿妈这项工作,再说阿妈也老了,身体又不好,她从民族师范校毕业以后就回到这所小学来,也是为了照顾阿妈。

这姑娘就是丹桂坪小学教师李小花。

丹桂坪小学只有两个教学班,一个二年级,三十一人,姑娘的阿妈任班主任,教语文。一个五年级,二十八人,姑娘任班主任,教数学。这些孩子来自罗家寨和吴家寨以及大山更深处。原来只有一个教师,那就是姑娘的阿妈李桂花老师,名副其实的一人一校。教师调不来,即使调来了,要么千方百计找关系调走,要么索性不要这份工作,一走了之。只有姑娘的阿妈李桂花老师一直在这里工作,她十七岁参加工作至今,已经三十余年了,重来没有要求调走,也不想调走,她对丹桂坪有着特殊的感情。

朝迎旭日,暮伴晚霞,李桂花老师用丰富的感情,耕耘这片处女地,几十年如一日,无怨无悔。

春去秋来,她送走一批孩子,又迎来一批新的孩子,她把自己的青春和全部精力都贡献给了丹桂坪。

山绿了,水涨了,春天来到了丹桂坪。校园的丹桂发出了新芽,嫩嫩的,绿绿的,充满勃勃的生机,园圃的花朵也次第开放了,色彩鲜艳,芳香浓郁。孩子们在操场上奔跑,在花树下追逐,在花丛中飘飞,整个校园充满了活跃的气息。  

“叮当,叮当……”当上课的钟声敲响,李小花老师夹着教本走进教室,二十八个学生坐得整整齐齐,起立坐下后,规规矩矩地将手背在背后,明亮而清澈的眼睛望着她,充满知识的渴求,她望着这群淳朴可爱的孩子,既感到十分的自豪又深觉责任重大,她将带领他们走进一个金碧辉煌的知识宫殿,徜徉在春天的童话里。

这些山里孩子感情纯真,心地纯洁,像门前的溪水那样清澈透明。她来到学校没有几天,便成了他们的知心朋友。上课时,给他们精心讲解,耐心辅导,下课后,和他们一起做游戏,一起欢笑,放学后,随他们家访,晚上,坐在微弱的灯光下编写教案,批改作业,疲倦了,走出寝室,做一个深呼吸,放松一下,又继续工作。

有一天,有一个叫吴梅花的学生没有来上学,她整天都闷闷不乐心神不安。

    那是她第一天上课,有一个个子高高的而面容清秀的女生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总是用胆怯而怀疑的目光望着她。当李小花的目光与她的目光相遇时,她马上将目光移开,投向窗外的远山。听课时,也常常走神。放学后,她把吴梅花留了下来了解情况。

原来吴梅花是家中老大,下面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当她出生是一个女孩时,父母为了生一个男孩延续香火,就接连不断地生下去,生到第五个是男孩才打住。为了带弟弟,超过了入学的年龄还没有上学,李桂花老师多次上门做她父母的工作,父母才答应让她上学,但前提条件是把弟弟也带到学校,一边读书一边带弟弟。所以成绩差,同学又爱欺负她,养成了沉默寡言、泠漠孤僻的个性。

李小花老师了解了这些情况以后,耐心地开导她,一有空闲就给她补习功课,渐渐地她成绩赶了上来,也变得爱说爱笑爱跳了,并且她们成了好朋友。

多么活泼可爱的小姑娘!

放学后,李小花老师进行了一次家访。她跨过石拱桥,爬上对面的山坡,来到吴梅花的家中。

这时,吴梅花正背着大背猪草从野地里回来,见到小李老师很高兴。

李小花老师迎上去,帮她将猪草放下,亲切地问:“梅花,怎么今天没有去上学呢?”

吴梅花将小嘴努了努,意思是说问她的父母。

她的父亲在堂屋编织背篓,李小花老师问道:“大叔,梅花为什么今天没有去上学?”

她的父亲说:“家中没有劳动力,梅花已经十二岁了,应该帮家里做点事。”他停住手中的活,“再说,山里的女娃娃,只要认得几个字就够了,读那么多书做么子?”

李小花老师反复开导梅花的父母,终于,她的父母答应继续送梅花读书,并说:“小李老师,你像你阿妈一样会说,真拿你没办法”

梅花的父母一定要留李小花老师吃晚饭再走,李小花说天黑了怕阿妈担心,她的父母就没有再挽留。于是,梅花的阿妈提出一篮鸡蛋,坚决要李小花带回去,说老李老师身体不好,给补补身子。

梅花将李小花老师送出家很远,离别的时候,附在李小花的耳朵上说:“小李老师,想死你了。”

李小花老师回到学校,阿妈早已煮好晚饭在等待她,看见女儿从山坡上下来,马上迎出校门外。

 

清晨,叽叽喳喳的山雀把李小花老师吵醒,一缕山雾从窗棂飘进来,带着大山亲切的问候。李小花一骨碌爬起来,阿妈早已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碌。

李小花老师打开门,走出寝室,来到操场,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似一股清凉的山溪直流进她的心田,她感到神清气爽。

今天是端午节,山溪里涨满了端午水。平日清澈明亮的山溪水变浑浊了,平日平静温柔的溪水变得急躁不安,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从山谷里奔腾而来,怒吼着,咆哮着,好似向丹桂坪显示它的威力,然后向更深的峡谷奔腾而去。

端午节是春秋战国时期楚国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殉难之日,它也是李小花的爷爷李伟老师遇难的祭日。

李伟老师不但是丹桂坪小学的第一个教师,而且他也是丹桂坪小学的创建者。

那年,李伟从民族师范毕业后,刚好十九岁,分配到丹桂坪小学。

那天,他背着背包,迎着灿烂的阳光,翻过一重重大山。涉过一道道山溪,向丹桂坪进发。

山路弯弯,伸向远方。

山路两旁,开满了无数的无名野花,白的,黄的,蓝的,紫的,五颜六色,五彩缤纷。一阵山风吹来,野花的清香扑鼻而来,倏地钻进他的肺腑,使他忘记爬山涉水所带来的疲劳。

傍晚,他来到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庄。

乡亲们听说丹桂坪来了一位老师,孩子们可以读书了,都十分高兴。把他敬若上宾,拿出山里最好的酒菜招待他,纷纷向他打听情况和问寒问暖。

“老师贵姓?”

“免贵姓李。”

“山路不好走,李老师辛苦了吧?喝一碗油茶汤解解乏。”便递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油茶汤。

“不辛苦,谢谢。”

“丹桂坪真的要开办学校?”一位乡亲问道。

“真的。”

“那太好了。”

“可是,没有教室,也没有课桌?”又一位乡亲说。

“没有教室,我们自己盖,没有课桌,我们自己打,山里有的是木材,山寨里也有木匠,这还难得到丹桂坪?”一位老大爷接过话题说道。

“对,三阿公说得对。”大家纷纷赞同。

夜深了,乡亲们的热情仍然高涨,在三阿公的主持下,大家七嘴八舌出谋划策,当晚就敲定修建学校的有关事宜。

第二天,三阿公就安排劳动力进山伐木,李伟则随三阿公和风水先生选择宅基地。

不久,在乡亲们共同努力下,一座新的学校就建立起来了,李伟老师也正式招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便在校园里栽下了那棵桂花树。

李伟老师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晚上开办夜校,教乡亲们识字。

丹桂飘香【原创短篇小说】 - 碧松 - 谭碧松的博客在丹桂坪,李伟老师送走一个冬天,又迎来了一个春天,把文明的种子播撒在大山里,深得父老乡亲们的爱戴,也赢得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土家妹子的爱情。三阿公亲自为他按山里土家的风俗操办了婚事。一年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便把着个小女孩取名叫李桂花。希望她像丹桂坪的桂花一样,具有顽强的生命力,默默的生长,对人间无所求,却把美丽和芬芳献给人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李桂花十七岁那年的端午节那天,山溪涨了端午水,那时山溪上还没有石拱桥,因为送吴家寨的孩子过河,这位可敬的李伟老师被山溪吞噬了,可怜连尸骨也没有找到。那时李桂花正在县城中学读高中,便回到丹桂坪接替阿爸的工作,成了丹桂坪小学的一位老师。

第二年,李桂花的阿妈也随阿爸一起去了。

 

李小花老师和阿妈李桂花老师来到爷爷李伟老师遇难的山溪畔祭奠,已经有人祭奠而去了,地上留下冥钱的灰烬和两个粽子,檀香还在燃烧,一缕青烟向天国飘去,带去祭奠者无限的敬意和哀思。阿妈从竹篮取出粽子等供品供上,然后点燃两支檀香,李小花就燃烧冥钱,母女俩默默地望着滔滔而去的溪水,怀念自己的亲人,祝愿亲人在天国过得快乐。

回家的路上,李小花老师搀扶着阿妈一步一步向学校走去,谁也没有说话。

黄昏,李小花老师又看见阿妈站在校门口,呆呆地张望进山的那座山梁,偷偷地抹眼泪。

随着年龄的增大和社会阅历的增加,李小花对那个她叫阿爸的男人越来越憎恶了。他是那么的狠心,丢下她们母女俩,一去不复返,十几年了杳无音信。这十几年来,她在阿妈的精心呵护下,从一棵幼苗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每当她和阿妈吃过晚饭,就站在校门口张望,希望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山梁上,望眼欲穿呀!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那个身影一直没有在山梁上出现。

现在,李小花不但不盼望他回来,而且希望他永远不要回来。即使他回来她也不会认他,叫他一声阿爸,也许他永远不会回来了。但阿妈却盼望他回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她总是埋怨自己:“那天我不该说‘你走吧,永远也不要回来’这句话,不伤透他的心,也许他就不走了,也许他赌气几天,就会回来。”

李小花清楚的记得那个黄昏。

放学以后,空荡荡的校园只留下他们一家三口。这一个月来,阿爸阿妈生闷气,打冷战,谁也不和谁说话。原本幸福美满的小家庭,阴云密布,山雨欲来。淘气的小花变乖了,尽量讨阿爸阿妈欢心,也没有驱赶走笼罩在家庭上空的乌云。

吃晚饭的时候,阿爸又提起调动的事。

“桂花,我们还是走走后门,跑跑关系,调出这大山吧?”

李桂花知道,从他进山的那天起,他就产生了这个念头,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忘记,而且越来越急迫。起初,他沉浸在李桂花甜蜜的爱情中,随着光阴的流逝,爱情的甜蜜渐渐变淡了,出山的愿望不可遏制。

“我们没有关系,也走不了后门。再说我们调走了,又调不来老师,这些山里孩子怎么办?”

“你就愿意在山里呆一辈子?”

“在山里呆一辈子也没有什么不好。”

“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你就不为我们的孩子考虑?”他搬出孩子前途做理由,认为最充分。

“我看你不是为孩子考虑,而是为自己考虑,你太自私了,你为自己的孩子考虑,就不为山里的孩子考虑?”

“我没有你那么高尚。”火药味越来越浓了。

李桂花沉默不说话,她知道如果再争论下去,只能使事情越来越糟。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跑跑关系看吗?”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这几年他背着她没有少跑关系,她明白只不过他们确实没有什么关系,跑也是白跑,所以,她也没有管他。他老是说跑关系,她一肚子的气。

“如果跑不通关系,走不了后门,我们干脆不要这份工作,下海算了,听说沿海地区在搞大开发,缺的是人才,遍地是黄金。”

他说得越来越离谱了,简直是异想天开.。她再也忍无可忍,脱口而出:“你有本事,你是人才,你走吧,永远不要再回来!”

他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圆睁着两颗铜铃般的眼珠,气急败坏地说:“你,你……你说的,我永远也不要回来。”于是,将饭碗一甩,破门而出。

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暮色之中。

起初,李桂花认为他是一时赌气,出山去逍遥几天就会回来,也没有在意。一个星期后发觉情况不对,亲自出山去找,也没有结果。再后来,她才打听到,他果真去了沿海,在沿海打工的乡民回来说还看见他。

暑假终于结束,秋季又开学了。孩子们又回到了校园,沉寂的校园又沸腾起来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给李小花老师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和快乐,只有和孩子们在一起,她的生活才感到充实。

校园里那棵桂花树开花了,今年的桂花开得特别茂密,枝杈叶柄到处都是丛生的米黄的花朵,一朵朵,一簇簇,开满整个大树。香气也特别浓郁醉人,一浪一浪的涌来,传遍了这个校园。走进校园,仿佛走进一个桂花飘香的童话国度。

每天,李小花老师和阿妈李桂花老师把朝阳和孩子一起迎进校园,傍晚,又把夕阳和孩子一起送出校门。静静地打发山里平凡而丰富的生活。

一天,李小花老师正在给学生讲解梯形面积的计算。突然一个学生闯进教室,急得满脸通红,语无伦次地说道:“小……小……小李老师,你……你快去,老李老师晕……晕倒了……”

李小花急忙放下教本和粉笔,奔到阿妈的教室,阿妈在几个学生的搀扶下,攀着讲台,慢慢地站了起来。看到这个情景,李小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股热泪如山泉般涌出来,跑过去抱住了阿妈。

阿妈却安慰她说:“小花,莫哭,阿妈没事。”

李小花看到阿妈惨白的脸色,瘦弱的身体,哭得更伤心了,她这一哭,这个教室都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李小花才想起应该送阿妈回寝室休息。

第二天,李桂花老师爬起来照常上课。

李小花要阿妈休息几天,她上两个班的课,然后再陪她去县城民族医院检查,阿妈怎么也不肯。于是,李小花天天缠着阿妈软磨硬劝,非要她去县城民族医院检查身体不可,阿妈无奈,最后和女儿说好。星期六女儿送她到石云镇,她赶车去县城检查,女儿回山里上课。

星期六那天,李小花和阿妈早早地吃了早饭,就上路出山去了,到了傍晚才到达镇上,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

第二天,阿妈赶车去了县城,李小花望着阿妈乘坐的那辆客车消失在盘山公路的山梁上,眼泪又唰唰地流下来。回到学校,整天提心吊胆,心神不安地等待阿妈的归来。

李桂花老师下午到达县城,一下车,也没有找旅店住下,就风尘仆仆地感到民族医院,原打算早点检查早点回去,那知道,挂号经大夫初步诊断,大夫责备她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要求她住院进一步的检查。她只好住院。

这几天又是抽血化验,又是照片打SETI。弄得她身心疲惫,她真想住下来静静地休息几天 ,但山里的孩子和女儿让她牵肠挂肚,巴不得马上就飞回山里。

第五天检查结果出来了,如晴天霹雳,把她震呆了:肺癌晚期。

当晚,她躺在病床上思前想后一整夜。想死去的阿爸阿妈,想女儿小花,想山里的孩子,想自己的丈夫,想自己的这一辈子经历的风风雨雨,虽然平平淡淡一生,但也无愧于在这世上走一遭,人总要死的,想通了就没有什么可怕。唯一让她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女儿和山里的孩子。

早上医院一上班,她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第七天,她离开县城坐车回到石云镇。

第八天,她又回到了丹桂坪小学 。

李桂花老师在弥留人间之际,山里的父老乡亲轮流来看望她,每天川流不息,他们把从山里采来的野山参野天麻送给她,有的乡亲还进山打了山鸡下溪捕了甲鱼,让她和着熬汤滋补身体,希望她尽快好起来。镇教委主任也亲自进山看望她。

临终的时候,她对李小花说:“小花,以后的路一个人走下去要坚强,要认你阿爸,不要憎恨他,不是你阿爸的不对,是阿妈的错,想方设法与他取得联系,说阿妈不能等他回来了。”李小花不住的点头,早已哭成了泪人儿。

一个月以后,李桂花老师丢下她的女儿和山里的孩子,离开了人间。

出殡那天,下着蒙蒙细雨,罗家寨和吴家寨的老人小孩等所有的父老乡亲都来为李桂花老师送行,排着长长的队伍,在蜿蜒曲折的山道上缓缓前行。

哟,整个丹桂坪都沉浸在雾霭之中。

远处的山峰若隐若现,朦朦胧胧,在晨雾的装扮下愈加俊美清秀。山林里传来的杜鹃的啼叫声,显得更加清脆而悠长。沉寂一夜的山寨热闹起来了,牛儿的“哞哞”声与羊儿“咩咩声,此起彼伏,劈柴声,吆喝声,鸡鸣声,犬吠声交织在一起。

太阳出来了,是一轮红日,灿烂的阳光洒遍了丹桂坪的山山水水。

李小花老师站在校门口,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迎接学生的到来。

镇教委主任说,他立即把丹桂坪小学的情况反映给县教委,叫李小花老师坚持几天,尽早调一位新的老师来。

也许新老师明天就到,也许新老师永远也不来……

 

 

2010年5月4日于武陵山中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