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谭碧松的博客

烟 酒 茶 女人与诗

 
 
 

日志

 
 
关于我

《自嘲》 左手教书, 右手写诗。 泠眼观苍海, 潮涨潮落, 心若止水。 一支粉笔, 破译真善美, 解析假丑恶。 一杯清茶, 品味悲欢离合。 一支香烟, 吞吐日月星辰。

网易考拉推荐

酉水诗情【原创散文四章】作者:谭碧松  

2010-06-01 18:53:55|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酉水诗情【原创散文四章】作者:谭碧松 - 碧松 - 谭碧松的博客酉水风光
 

 

酉水妹子

伫立船头,手握长篙,沐浴着晨光,亭亭玉立,如酉水河畔一朵含苞欲放的野百合,镶嵌在青山翠竹之中,倒映在碧水柔波里。

她叫兰妹子,十六岁,身穿一条白色的土家族的花边裙,编两条长辮,披在肩后,乌黑闪亮,一张清秀的脸庞,如盛开的桃花,芬芳美丽,一双明眸,似山间的两眼清泉,清澈见底,深不可测。

酉水的山,酉水的水,塑造了兰妹子,也给她灌注了酉水的灵性。

兰妹子早早地起来了,走出船舱。深深地吮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清爽极了,似清泉流进了她心之谷底,她的心胸恬然了,开阔了。

她静静地望着河水,显得很平静,好似在想着什么,又好似什么也没想。当她凝眸远眺,一座山峰直插云端,山上,有一竖立的岩石,恰似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向酉水眺望。传说很久以前,天上有一位仙女,每天清晨偷偷下凡来到酉水河畔,以水为镜梳妆打扮,并且爱上了一位打渔的土家阿哥。有一天,仙女眼看一对金色的鲤鱼正从心爱的人儿网下逃走,情急之中便扯下自己的面巾,罩住了鲤鱼。这时,天宫的钟声响了,仙女回到了天宫。这件事被王母知道后,那位仙女就被发配到人间化作山上的一块岩石,永远站在那里。那仙女痴情的望着酉水,神情专注,显得那么安详,那么甜美。

兰妹子喜欢在清晨里眺望山上的仙女,那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故事,让她联想到许许多多美好的东西。

回眸,兰妹子又看见那位从大都市来酉水画画的青年画家。青年画家在林中架着一块黑色的大画板,正在画画儿。十几天来,她天天看见青年画家都专心致志画画儿,画这里的山,画这里水,画这里的船,画这里的人和人家。

喂,你在画么子?兰妹子问。

画你呀。青年画家答。

我有么子好画的?她想。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困惑的眸光。

青年画家见她沉默不语,又说:“不信?你来看”。

于是,兰妹子跳上岸来到林中,她目光凝固在画面上:远处,山上的仙女站在缥缈的晨雾中,美妙绝伦,如梦如幻;近处,杉木船头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手握长篙,凝眸远眺山上的仙女,遐思着……

“这就是我吗?”兰妹子心中自问。再仔细审视,画中的少女确实是自己,她又想:我在想什么呢?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好似在追寻一种美好的东西,朦朦胧胧的,像明月夜里的梦。这美好的东西是什么?在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这东西仿佛是一朵轻盈的白云,在空中飘荡,飘向了远方,又仿佛是一株芬芳的空谷兰,生长在深山峡谷的悬崖峭壁之上,召唤她援壁攀崖……

看着,想着,好似隐藏在心中的秘密被青年画家全窥见了。一抬头,兰妹子的目光正好与青年画家的目光相遇,顿时,她的脸上飘来了两朵红云,那脸庞如带露含羞的玫瑰,在清晨里开放。

突然,兰妹子如受惊的小鹿回过神来,逃出林中,捂住叮咚的心胸,跳上杉木船,取下竹篙,回眸一笑,轻篙一点,飘走了,如一支酉水渔歌,渐渐远去,消失在酉水粼粼的波光之中。

         月光下的叶笛声

一弯新月从开满野花的山麓走来,带着野花缤纷的梦幻,走进酉水清澈的水潭。

月光下,山色朦胧,青翠的竹海一片黛色,俊美的山峰倒映在水中,肃穆沉寂,更加清秀,黑色的礁石如临水而立的情人,穿着黑色的纱衣,思念着远方的恋人,静静的伫立,默默的等待。

吊脚楼上,兰妹子轻启花窗,端坐窗口,两掌托腮,凝目远眺,观赏着酉水月下美景。

这时,从月光里飘来一曲悠悠叶笛【1】,如丝如缕,如梦如幻,飘上吊脚楼,飘进花窗,叩击着她柔柔的心扉。

兰妹子知道,那吹叶笛的人是岩哥。在这幽美的叶笛声里,她又回到了童年美好的时光。

小时候,岩哥经常摇船带着她到河中的小岛上去玩耍。他们或者在河滩拾彩贝,捡卵石,或者在小岛掏鸟蛋,捉迷藏,玩得入迷。但是,只有太阳一落山,就会远远地传来阿妈亲昵的呼唤:“—,天黑了,你们快回家,不然,娃娃鱼要上岸吃你们了”。他们才恋恋不舍离开小岛。这时,岩哥一边摇着船儿,一边摘下一片绿叶衔在唇,吹奏出各种不同的曲调。兰妹子则摘几朵野花插上发辫,坐在船舱里,看岩哥摇船,听岩哥吹叶笛,不时发出咯咯的清朗的笑声。笑声,桨声,笛声交融在一起,荡进霞光里。

风儿轻轻,月儿皎皎,笛儿悠悠。月光很美,笛声很美。笛声如月光,照得兰妹子心里亮闪闪。兰妹子喜欢这如水月光,也喜欢听这月光般的叶笛,愿意永远听下去,听一辈子。她在心里说:“吹吧,吹吧,要学画眉常年叫,莫学阳雀叫一春。”

听着,想着,兰妹子朦朦胧胧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梦中,在叶笛声的指引下,她沿着一条小径,踏着溶溶的月色,走进了一个幽静的山谷,。山谷里,山泉叮叮咚咚,山泉畔,生长着碧绿的兰草,开放出白色的花儿,一朵朵,点缀绿丛,散发出淡淡的馨香。她奔了过去,摘了一朵又一朵,……

月亮升高了,月光从花窗射进了吊脚楼上兰妹子的闺房里,落在她鲜花般的脸上,她的脸上浮着甜美的笑容。

酉水的夜好静谧,河水悠悠地流,流进了大山轻纱般的梦境。

               酉水泛舟

鴐一叶轻舟,撑一支长篙,便荡漾在酉水的青山绿水之中,仿佛徜徉于仙山琼阁之间。

一支弯曲的木橹在绸缎般的水面上一来一回地悠然搅动,划开水中的天幕,水面开放出一朵朵洁白的水花,在金色的阳光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芒。

傍晚十分,夕阳将缕缕金光投射在酉水河上,波光上折闪出些许金光。河畔的浣衣的土家阿妹,蹲在水边,她们手持棒槌,一上一下,反反复复捣捶昨夜明月,昨夜的梦。青春的倩影,倒映清澈明净的水中,如一幅山水写意,镶嵌在酉水的明镜里。

——”我对她们喊道。

一个土家妹子,向我的船望来,当我们目光相遇时,她便迅速地移开视线,将目光投向远山。随后,她对我嫣然一笑,端走了圆圆的木盆,飘进了竹林,消失在通向吊脚楼的林荫小道上。

我站在船头,目送那个土家妹子渐渐远去,久久地凝望她消失的地方,脑海里涌起了无限的美丽的遐思。

酉水清纯如处子,俊秀的山峰倒映在柔波里,鱼戏枝间,鸟栖滩头,肃穆沉寂,愈加清秀。这时,我怕再摇橹,破坏这里的宁静,击碎这美丽的图画。任轻舟在河面自由地飘,躺在船板上,仰望着蓝天白云。轻舟仿佛一朵轻盈的白云,托着我,飘上了太空

清风吹拂,神思飞扬,穿过时光隧道,飞到了遥远的年代,耳畔响悲凉的牛角声。相传在很久以前,酉水两岸土家族的祖先们被敌人追赶到酉水岸边时,酉水河河水滔滔,白浪翻滚,前无去路,便英勇斗争,打退了追兵。于是,就在酉水河畔重新开辟温馨家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开荒种地,结网捕鱼,传宗接代,延续生命。如今,两岸勤劳淳朴的土家人民,在酉水河上辛勤忙碌,在浪花里穿行,在激流险滩放歌,满怀希望,创造美好的明天。

暮色四合,雾霭升起,夜幕徐徐拉下,罩住了酉水,

远山朦胧了,酉水朦胧了。天空中亮起了一盏盏明亮的星灯,岸畔的灯火也次第闪亮起来了,倒映在蓝色的酉水河,随着河面荡起的微波,轻轻的摇曳,和那一片密布苍穹的星斗互相辉映。

美丽后溪镇,灯火辉煌,像一座童话里的宝殿,金碧生辉,美轮美奂。我努力摇着橹,向那瑰丽的宝殿驶去,是去仙乡?还是回人间?

又见翠翠

又一年的夏天,我来到了边城——茶峒。

走进小镇,街道两边黄泥墙,乌黑瓦,木板房,一家挨一家。一条石板街直通河岸码头。木板房内,吊脚楼上,茶峒人各自忙碌手中的活计,偶然也探头瞥一眼街上走过的陌生人。

突然,翠翠酒馆迎面扑来。一幅对联喜逐颜开,热情洋溢,上联是:“酉水河笑迎八方来客,下联为:“茶硐人善待四海宾朋

我登上吊脚楼,选取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刚坐下,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就迎了上来,明亮的双眸直视着我,脸蛋上浮现出甜甜的微笑。

叔叔,你住店,还是吃饭?似竹簧里的黄鹂在鸣叫。

先吃饭,再住店。我立刻做出决定。

好呢,吃么子?

沽二两烧白酒,切一盘猪耳朵,再加一碟花生米。”小姑娘听我报完,飘然而去。

一会儿,准备就绪,端上了餐桌。

吊脚楼下,酉水河悠悠地流淌,涛声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静静的坐着,慢慢地饮酒,细细地品茶,悠闲自得地享受着这山中小镇的清纯与和平。此时此刻,什么都可以想,但又什么都可以不想。

窗外,细雨蒙蒙,情意绵绵,河面升起一层淡淡的轻烟。不远处,有一个拉拉渡,烟雨中,管渡老人正弓着腰,手援一根跨河的竹缆,将渡船牵到对岸去。再往远处望去,影影绰绰,看不分明,就更难识这庐山真面目了。

当我从窗外收回视线,才发现小姑娘正坐在离我不远的方凳上,静静的望着我。

叔叔,你从很远的地方来吧?小姑娘好奇地问。

不远,但也不近。我随口答道。

小姑娘沉默了,大概在考证这不远不近究竟是什么地方。

重庆酉阳。我补充道。

哦,酉阳,我听说过,在龙潭那边,但我还是没有去过。”小姑娘显然有些失望。

叔叔,你大老远跑来,不去看翠翠吗?小姑娘又问。

到哪去看翠翠?我十分惊诧。

到那河边。我更加诧异。

于是,小姑娘来到窗前,手指下游远处介绍说,顺着河往下走半里路,翻过一座小山坳,再转过山嘴,在河岸林子里塑有翠翠的雕像。

要去,我一定去。我非常感谢她。

叔叔,等一会,我收拾了碗筷带你去,你先喝一杯茶吧!小姑娘给我倒了一杯老鹰茶,送到我的手中。

小姑娘的热情,自愿做我的向导,令我很感动。

在小姑娘的带领下,沿着河岸弯弯曲曲的小路向下游走去。

路上,我从她的口中得知她叫花花,初中刚毕业,本来和同学约定好毕业后南下广东打工看世界。但家中母亲身体不好,弟弟又在读书,父亲说,还是不去吧,就在家里帮忙打理酒馆,有了钱,就为她准备嫁妆。花花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没有去广东而留了下来。对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只好在空闲的时间里,托着下巴,望着悠悠远去的酉水河水尽情地幻想。但花花说,等弟弟毕业后,母亲身体健康,她一定要顺酉水河而下,去看外面精彩的世界。

花花,现在河里还划龙舟吗?我突然想起沈从文边城里划龙舟竞赛的情景,便问了起来。

做么子不划呢?划。花花自豪地说,端阳节划,那可热闹呢!两岸站满了看热闹的人们。龙船在酉水河中你追我赶,看的人比划的人还着急你,有一次我都急哭了。显然,花花为我没有亲眼目睹龙舟比赛的壮观场面而遗憾惋惜。

翻过一座小山,转过山嘴。果然发现一尊汉白玉雕刻而成的翠翠石像伫立在酉水岸边。翠翠手托下巴,静静地眺望着远方,默默地等待着她心中那位也许明天就回来,也许永远也不回来的情人。

河水悠悠,涛声依旧,青山依旧。白塔坍圮了,爷爷乘鹤远去了,青山默默地述说着她心中绵绵的柔情,绿水静静地流淌她青春的梦幻……

凝像沉思,我的心情沉重起来,感叹那个美丽可爱,天真纯洁而命运多舛的湘西少女翠翠。但从今天花花的身上,我分明又看到了翠翠的明天,心中又升起热切的希望。

第二天,我乘船离开小镇的时候,花花恋恋不舍送我到河边码头。当我们的船儿已经远离,再回首,花花仍在不停的挥手告别,边城在烟雨中静默着。

 1】叶笛,即木叶,土家人的天然乐器,他们随手摘一片适于颤动发音树叶或禾苗叶,衔在嘴唇,就能吹出各种不同的优美曲调,故称叶笛,土家青年用它来传递感情。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