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谭碧松的博客

烟 酒 茶 女人与诗

 
 
 

日志

 
 
关于我

《自嘲》 左手教书, 右手写诗。 泠眼观苍海, 潮涨潮落, 心若止水。 一支粉笔, 破译真善美, 解析假丑恶。 一杯清茶, 品味悲欢离合。 一支香烟, 吞吐日月星辰。

网易考拉推荐
 
 

哑巴渡【原创小说】 作者:谭碧松【土家族】  

2010-06-01 11:34:5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哑巴渡【原创小说】 作者:谭碧松【土家族】 - 碧松 - 谭碧松的博客

 

很多年以前,酉水河上游的深山峡谷之中,有一个古老的渡口。渡口位于渝湘两省交界之处,北岸属重庆市酉阳县,南岸则属湖南省龙山县。一只渡船静卧在北岸的古麻柳树下,将两省市连接在一起,渡过北岸,翻两座大山,走八十里山路,直到八面山燕子洞。从北岸沿河而上,走四十里山路,可达酉阳县后溪古镇。

掌管渡船的艄公是一个哑巴,虽哑但耳聪目明,灵敏的听觉可以根据动物活动的细微声响辨别岸畔竹林里小兽的种类和位置,也可以根据脚步声辨别百米开外的过渡客是男客还是女客,目光明亮而犀利,既给过渡客春阳般温暖,又可以捕捉潭底鱼儿的踪迹。

哑巴孑然一人,默默地守着这渡口,一支长篙,一把木橹,一只老船,渡着南来北往的人,演绎人生的离合悲欢,打发清清淡淡的日子,品尝生活的酸甜苦辣。他姓甚,叫什么名字,人们给渐渐遗忘了,远方的过客也不刻意去打听,都习惯叫他哑巴,因此,把这渡口也叫哑巴渡。

冬去春来,日子像河水一样流逝着,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生活过得平淡而又宁静。

其实哑巴原本不是哑巴,他也有姓有名,姓王名贵,小名阿贵,有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这渡口原来也不叫哑巴渡而叫王家渡,阿贵记得从爷爷开始就在此以摆渡为生,祖祖辈辈生活在酉水河畔。

那是一九四九年春天,解放军进武陵山剿匪,残匪成了惊弓之鸟,在武陵山中四处流窜,寻找藏身之所,最后选中山高林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八面山燕子洞负隅顽抗。

一天,一股残匪流窜到王家渡。当时摆渡船的是阿贵的父亲,残匪一到河边,匪首就指着老艄公的鼻子命令道:“老东西,快去给老子们弄点吃的?”老艄公答道:“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哪里还有吃的哟。”

于是,匪徒们硬是用枪押着老艄公回到山中的木屋,把他家的一头小猪给宰了,把几只母鸡给杀了,还强迫老艄公家的老伴和儿媳妇给弄吃的,可怜这一家子,只有忍气吞声任其胡作非为,大气都不敢出。

匪徒们酒足饭饱以后,匪首看阿贵的媳妇年轻漂亮,便动了色心,生拉活扯把她推上床给强暴了。老艄公和老伴再也忍无可忍,道:“你们这些畜生!”抓起柴刀斧头去与匪首拼命,结果被枪杀在院坝。儿媳妇遭强暴后也被杀。匪徒们翻箱倒柜洗劫一空,又一把火烧了木屋,然后扬长而去。

匪徒们过了渡,还把渡船给毁坏了,才向八面山方向逃窜而去。

阿贵因为去后溪卖山货,逃过了这一劫。

待他第二天回到渡口,目睹家庭的惨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欲哭无泪,自己的媳妇还怀有五个月的身孕,当时就晕倒过去。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酉水河的涛声述说着这人间的悲剧。

当晚,阿贵掩埋了自己的亲人,拿了一把开山斧,口中骂道:“狗日的王八蛋,我也不想活了,老子和你们拼了。”就上八面山燕子洞寻仇去了。

阿贵寻仇不成,反被匪徒们捉进燕子洞,幸好有一个匪徒认识他,才没有当场被杀,而是被灌了哑药。后来解放军攻打燕子洞越来越激烈,匪徒们也顾不上他了。解放军攻下燕子洞,他被救了出来,但却成了哑巴。

哑巴阿贵回到渡口,造了一只渡船,仍以摆渡为生。

一晃就是二十年。

这一年的春天,酉水河涨大水,哑巴从河里救起了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

那天,哑巴远远望见上游有一个东西向渡口漂来,渐近,仔细一看:一个小孩附在一只大木箱上,生死不明。他立即驾船截住了那只木箱,救起了那个小孩。小孩已经奄奄一息,泠得浑身乌紫,却紧紧地抓住木箱不放,十魂早已丢了九魂。哑巴把他暖在怀中,小孩半天才哇的一声哭喊出来。

哑巴四处打听小孩父母的消息,却一直杳无音讯,毫无线索。据小孩自己说,他家住在山里小河沟边,那天夜里,只听见“轰”的一声,他家的房屋就被洪水卷走了,黑暗中他抱住一样东西,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听一个远方的过渡客说,小孩的全家都遇难了。于是,他收养了这个小孩,请过渡的先生取了一个名字,叫水生。

水生的到来,给哑巴无声的世界带来了欢乐,也给他枯燥单调的生活增添了情趣。

风和日丽的天气,有人过渡,水生跑在哑巴的前面,帮着解缆,引客人上船,船拢了对岸,他马上跳上河岸,牵船系缆,送客人下船,像一只敏捷的猴子在渡船与岸之间跳来窜去。过渡客看水生天真可爱,于是就把带给自家小孩的水果糖花生瓜子之类的糖果掏出来,送一些给他,水生却十分礼貌地回答:“谢谢叔叔,水生不要客人的东西。”过渡客劝说一番无效,只好收回糖果,爱怜地抚摸他的小脑袋瓜,赞叹道:“水生真乖!”

没有人过渡的时候,爷儿俩就坐在岸边的青石板上玩耍,或者从翠竹林里砍来翠竹做成唢呐,乌拉乌拉的吹奏迎亲曲;或者用狗尾草编织一只只小鸟和蚂蚱,串成一串串挂在船头;或者摘几片绿叶吹奏木叶情歌,悠悠的旋律在河面飘荡。

太阳偏西搁岩了,哑巴就把水生架在肩头,爷儿俩才从河岸上坡回木屋里去。袅袅的炊烟从山中的屋顶升起,一会儿,木屋内飘荡饭菜的香味,充满家庭的温馨和幸福。

风里吹,雨里淋,在哑巴的精心庇护下,水生渐渐地长大了。

到了水生上学的年龄,哑巴亲自把他送到学校里去。

在学校,水生聪明机灵,学习刻苦,作业认真,既讨老师喜欢,又得小伙伴们的拥护,被选为班上的学习委员。

放学回家,水生白天帮助哑巴摆渡。吃完晚饭,他就伏在油灯下读书做作业,哑巴则坐在旁边陪伴守护。

夏天,他用一把大蒲扇给水生赶蚊虫扇风。水生做完作业,爷儿俩就来到院坝。哑巴把水生揽在怀里,爷儿俩一起看天上的星星闪烁,听草丛的夜虫弹琴。有时,水生给哑巴讲学校发生的新鲜事和老师讲的故事,背诵教的课文。月亮升高了,水生睡着了,爷儿俩方才回屋休息。

冬天,他就给水生生火取暖,把火烧得红彤彤,屋里暖融融的。随时在火塘里烧着红苕洋芋之类的东西,准备水生饿了吃,深怕他冻着饿着。看着水生做完作业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样子,哑巴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怕水生在学校冻着,哑巴特地从山中砍来竹子,给水生编织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烘笼,又烧了干炭,供他在学校取暖。

水生读完小学读中学,为了供水生读书,哑巴更加辛苦,除摆渡外,还编织筲箕撮箕簸箕等竹器换钱做水生的生活费。水生学习更加刻苦,成绩更加优秀,也更加孝顺。星期六回到渡口,白天上山砍竹子,晚上,爷儿俩坐在院坝的月光里编织竹器,夜虫在墙角的草丛低低的吟唱,酉水河的涛声从静夜传来,仿佛在述说一个美丽的梦。

水生高中毕业,又考上了大学。哑巴喜上眉梢。

水生大学毕业,分配在城里工作。哑巴如释重负。

过了几年,水生在城里安了家,又有了儿子。哑巴心满意足,死能瞑目了。

水生要接哑巴到城里去生活,享受天伦之乐,颐养天年。尽管他十分挂念孙子,但是他离不开渡船,渡船是他的老伙伴,陪伴了他的一生。因此,一次又一次以渡船没有人管理为理由拒绝。

水生又回到渡口,请了一位老人管理渡船照看老屋,才把哑巴接进城。

哑巴身在城里,心却在渡口。虽然孙子天真可爱,儿媳妇孝顺贤惠,但他却感到孤单寂寞,天天思念他的渡船。在城里住了一段时间,还是偷偷地回到了哑巴渡。

水生每年春节都携妻儿回哑巴渡看望老人,住上一些日子。

日子又像河水一样静静的流淌着,哑巴仍旧默默地守着渡船,渡着南来北往的人,打发自己所剩不多的时光。

终于,有一天,过渡客再也叫不来哑巴,跑到他的木屋去一看,就在昨天的雨夜里,哑巴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一辈子与之相伴的渡船,走完了他人生的旅程。

水生料理完老人的后事,默默地望着滔滔东去的酉水河,望着古麻柳树下停泊的老渡船,他想:老人一生都在默默地渡人,渡南来北往的人,渡他,渡自己。是老人将他渡到人生的瑰丽彼岸。

一年后,渡口上架起一座桥,从重庆到湖南去,从湖南过重庆来,南来北往的人都从桥上走过。但是人们仍然习惯把这座桥也叫哑巴渡。

 

                          2010515于武陵山中。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